🌙

《归》【洋灵短篇,接《雨夜》设定】

嗯。

面豚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ã€Šå½’》


bgm-http://music.163.com/#/m/song?id=32070215&userid=314969946



这条道上,有这么一个传说。


传说中,每逢下雨的日子,阴间通往阳间的门便会开启,下雨的时候,还能在这儿找到一条名为黄泉大路的街道。
那条街上什么都没有。
但如果。
你快要死了。
就能看见了。


李振洋坐在家中。
外面下着暴雨。


他预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接近。
李振洋紧闭着双眼,木门被轻轻叩了两下。
在黄泉大路,下雨的时候,敲门的“东西”绝非善类。
李振洋走到大厅,屋里没有灯,全靠两边的蜡烛照着光亮,房间的正面摆着一尊佛像,两边的红灯映的雕像还有那么几分诡异。


李振洋站在门前,外面的湿气直往里钻。
正当李振洋犹豫要不要开门的时候,敲门声又响了起来。
硬着头皮,手里还攥着一把桃木剑,李振洋拉开了门,外面却站着个少年。
少年身上已经湿透了,眼下一片红,似是哭过了。
李振洋一时分不清此人是人是鬼。
“你是谁?”
“我、我叫灵超,我迷路了,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这里来,没有一个人在..”少年说话哆哆嗦嗦的,不知是害怕,还是雨水浇透了他的全身使他浑身冰冷之后的打颤。


说起这事儿,在下雨的时候从阳间迷路,确实很容易迷失在黄泉大路。
李振洋抬手去摸他的脉搏,有心跳。
是人?





李振洋松了一口气。
即使他是驱鬼的,打开门看到个鬼也还是会吓一跳,这回是个人,李振洋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在这样闹鬼的雨夜,有个活人陪着自己,李振洋越想越开心,直接把门全部拉开把灵超给扯了进去。
“这儿叫黄泉大路,在雨天的时候如果迷路了,你就会走到这儿来。”李振洋领着灵超走到浴室,为他放了热水好暖暖身子。
“那我要怎么才能回去?”
“下一个雨天的时候。”
“现在也下着雨,为什么不能现在回去呢?”
“一来一回,会犯冲,减阳寿的。”
灵超点点头“那,下次下雨,你会带我回去吗?”
“虽然我没有什么帮你的义务,但是...”借着昏暗的灯光,李振洋盯着灵超的眼睛“但是我可以带你回去。”
“谢谢你..那个,请问怎么称呼?”
“我叫李振洋。”


这场暴雨持续了两天之久,期间还真的有脏东西找上门过,灵超去开的门,被吓得瘫在地上,动都不能动。
李振洋听见声响赶紧跑过来在那脏东西的额头贴上了一道符。
那脏东西摇晃两下,消失不见了。
李振洋给灵超从地上扶起来,灵超看起来虚弱极了。
风吹灭了屋内的蜡烛。
李振洋想起来一件事。


只有像李振洋这种天生的体质,才能走进黄泉大路。
而怀中的灵超,明显是虚弱的快要死了,误打误撞的走进了黄泉大路。
李振洋的家中有符镇着,恶鬼进不去。
而这符也让灵超舒服了一点,可刚才被那脏东西给吓得,几乎要魂飞魄散。
身体虚的不行。
好似下一秒灵超就要消失不见了。
李振洋给灵超煮了碗热汤,扶着灵超给人喂了进去。
灵超的脸色好转了不少,不过还是虚弱的很。




“我会死吗?洋哥。”




你本是将死之人,李振洋看着灵超的眼睛,又怎能说得出口。
雨停了。





灵超的身体一直不见好转。
下一个雨夜,李振洋没有让灵超回去,说是现在的身体太虚弱,回去更不容易活下来,灵超只得应了李振洋。
那天雨夜李振洋出去了,灵超就坐在家门口,等着李振洋回来。
黄泉大路的天,只有夕阳与夜晚。
灵超有那么一瞬间都觉得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
黄泉大路只是阴间与阳间的交界点。















起初灵超还盼着下一个雨夜。
但是后来,这雨,就没下过。


李振洋也没有回来过。



李振洋走之前在屋子前面摆了一个阵,护着灵超,有的恶鬼就徘徊在阵旁边,从外面盯着灵超,虎视眈眈。
灵超往屋里缩了缩,一个人实在过于害怕。
还有一种情绪叫做孤独。
在黄泉大路里,灵超丝毫没感受过饿或者渴,就像真的死了那样。
灵超日复一日的坐在门前,等李振洋。




后来他盼啊,盼啊。
这雨足足等了十五天。


那天下雨的时候,灵超就坐在家门口。
任着雨往身上稍,灵超也没动过。
后来他终于等到了。
李振洋身上已经湿透了,进了门一句话都还没说,就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“洋哥!?”灵超赶紧起身把李振洋给扶起来,李振洋的身子冰冷,给灵超吓坏了。
给人连拖带拉的带进屋里脱了湿透的衣服,又拿干毛巾给人擦拭身体。
灵超找不到什么可以暖身子的东西,只得把李振洋抱在怀里。


在这个“世界”。
李振洋已经是他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。
而这个人。
似乎...
灵超搂着人的力度加大了,怀里的李振洋身体依旧冰冷。


他不知道过了有多久。
他甚至感觉不到困。
李振洋的体温慢慢恢复过来,灵超把他的身子靠在墙上。
其实灵超也不知道现在李振洋的体温到底是多少。
因为灵超的身子也很冰冷。
“我睡了多久?”
灵超扭过头,跪坐在李振洋旁边,语气里多少带着快洋溢出来的兴奋“你醒了?!我也不知道你睡了多久...”把手放在李振洋的额头,温热的感觉顺着手掌往上蔓延。
李振洋呼了一口气,勉强的坐直了身子。
“你能说说你那天发生什么了吗?你回来就倒下了..”灵超睁大了眼睛,坐在李振洋的面前。
“噢..”李振洋用手指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“通往阳间的门...找不到了。”
灵超不太理解李振洋的意思,所以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。
李振洋看出来了,于是用了更简洁的解释。
“回不去了。”
“你说的回不去了..是什么意思。”
“字面意思。”
“可是...为什么?”灵超低下头,手指不安的抠了几下。


“我不知道,所以..”
看着失落的灵超,李振洋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,随后又抬起头来“但是,我知道重新打开门的办法。”


灵超抬起头来,用自己的双手压在李振洋的手之上“真的?!”
李振洋点头。




只不过代价有点大。



但是当然。
李振洋什么也没说。
只是默默地看着灵超放松的躺在地上。


“等下一个雨夜,我带你回去。”
“嗯!”







李振洋沉默了许久。
直到窗外的夕阳落下去,转换成夜晚。




“你真的很想回去吗?”





灵超坐起身子,带着疑问看了看李振洋。
“我当然想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李振洋脱口而出。
张开嘴又合上。
“当我没问吧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






人家当然想回去。


那边才是他的世界。





后来,两个人就一直呆在家里。
等着下一个雨夜。
这边的天很长、很长。
以前,灵超还觉得,一天只有夕阳和夜晚,很好玩。
但后来,灵超看着夕阳,腻了。
总觉得缺了什么。
是因为灵超再也见不到太阳。
整个世界只剩下压抑的橘红色和黑夜。


灵超渐渐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。


过了几天。
这种问题。
灵超起初还记得。





两人躺在地板上。
灵超有很多想问的问题。


“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?”
“我们家每代人都是驱鬼师,年满18就要来这儿住着。”
“你怕鬼吗?...啊,你是驱鬼师,我问这种问题会不会很白痴...”
“我怕。”


灵超侧着身子,闷笑一声。
“笑什么。”
“驱鬼的人,怕鬼。”


李振洋自己听了都觉得好笑。
扯着嘴角,自己也笑出了声。


最后俩人相视,不约而同的笑。




“该我问你了。”
“你问吧。”


“只有身体虚弱,快要死的人,才会误打误撞闯进黄泉大路,你闯进来之前,都干了什么?”


灵超瞪着眼睛。
张开嘴想说。
却又记不起来。
记忆的片段映在脑中。
可灵超就是连不起来。
这种感觉,更是说不出来,表达不出来。


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重新在耳边响起。
灵超的身体震了一下,冷汗直往下流。


“怎么了?”察觉到灵超的异样,李振洋坐起身子把灵超扶起来,用手温柔的轻抚了几下灵超的背。
灵超喘了几口粗气,眼前的景象不断的扭曲,错位。




猫的叫声。
嘈杂声。
雷声。
雨声。



还有很多他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的声音。




“呃!”灵超腾地坐起身子。
紧紧的闭上眼又睁开,望向四周。
身边早就没有了人。
窗外的景色也不是那时的夕阳。


“我昏过去了...”灵超站起身子,来到正门坐下。
没有李振洋在的时候。
他习惯这样做。




灵超低下头,呆了很久。


再抬起头的时候。
李振洋正站在门外看着他。
但灵超总觉得。
哪个地方不对。







“洋哥?”灵超站起身子,朝着大门外走去。


李振洋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“洋哥你怎么不说话,你今天好奇怪啊?”灵超走到距离门外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,伸出手想去触碰李振洋的额头。


眼前的李振洋突然慢慢融化,取而代之的是一团人形的黑雾,黑雾一把揪住灵超的手腕把他往外拖,灵超身子虚,没有什么力气跟它争,只得尽力的向后靠坐。
而他们的力气自然不用说,
黑雾一点点地把灵超往外拖,眼看着灵超整个人就要被拖出结界,一把桃木剑噌的从黑雾的身体里穿过。
黑雾怔了一下,松开手回头,灵超摔在地上,起身赶紧往屋内跑。
李振洋一脚踹开黑雾,一手把桃木剑取了出来,黑色的血液撒在空中“滋滋”的挥发掉了。
那黑雾被踹了一个踉跄,李振洋趁势掏出一张符贴在黑雾脑门。
“散!”
应声,黑雾散为一地的黑色散沙,随后吹起一阵风,黑色散沙随着风,被吹走了。


李振洋松了一口气,把剑收起来便跑去屋里了。


灵超显然被吓得不清。


李振洋蹲在灵超身边,触碰到他的一瞬间,李振洋被这凉意吓了一跳。
“那是可以化形的妖怪,是有点智商的,他知道这屋里只有两个人,等我走了就化成我的样子站在门口,屋子我设了结界他不能进来,只得站在门口诱你过去,还好我回来的早,不然你就...”李振洋抓起灵超那只受伤的手,手腕上有明显的黑色抓痕。
“如果我被抓了,会怎么样?”
“被吸干生命,会死。”
灵超望着李振洋,夕阳的光背着打在李振洋后方。


我这样和死了也没有区别吧?


没有说出口。





话总是这样,会停留在嘴边。


“谢谢。”
李振洋愣了一下,随后笑着回了一声不用谢。


“诶,你那个桃木剑,真帅啊。”
“我家传的,厉害吧。”
“厉害。”



“对了,我刚刚..”李振洋停顿了一下,不知道如何表达“阳间的门可以在雨夜打开了,下一个雨夜,我带你回去。”
“真的?”


“嗯。”
灵超不自觉的笑,李振洋看在眼里。
“你很开心啊?”
“能回去我自然是开心,但我也很高兴能遇到你。”


心,漏跳了一拍。


灵超的笑容映在李振洋的瞳孔中。




灵超的身体。
很冷。
嘴唇也是。


李振洋的体温似乎要比他高一点。


没有任何预兆的。
两个人自觉地抱在了一起。
互相染上对方的体温。

















“要下雨了。”




灵超抬头看着天。
似乎和平常没什么区别。
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“我们这儿,下雨不是看天,是看空气的温度。”
“怎么看?”
“你仰着头,闭上眼睛,就知道了。”
“嗯?”灵超乖乖的闭上眼睛,把头仰了起来,企图在空气中找到他口中所谓的空气的温度。


但下一秒。
是李振洋俯下身子偷偷亲了上去。
这一瞬间,所有东西都变慢了似的。
雨毫无预兆的滴了下来,像慢放一样滴在睫毛之上。








“走吧。”









李振洋起身走到门口,背对着灵超,伸出一只手来。
“抓着我。”
灵超站起身,抬起手犹豫了一下,便握住了李振洋的手。
李振洋领着灵超走了很久很久。
雨水把两个人打湿。


两人到了一条看起来笔直的道路。
“记住,别回头。”
还没等灵超回答,李振洋就已经拉着灵超往前走。
而灵超只得乖乖的照李振洋说的那样,不回头。


灵超总感觉有人在后面叫他的名字。
甚至有人扯着他。


杂乱的声音充斥着大脑。




“灵超。”





不是从后面。
是从前面。




李振洋在喊他。






“别回头,快到了。”
“嗯。”





两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,这条路的感觉实在太过怪异。
灵超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终于走到了这条路的终点。










长满了荆棘。
“扒开这儿的荆棘,走过去,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











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

“灵超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你真的很想回去吗?”








灵超看不清李振洋的表情。
这里很暗很暗。
灵超一时噎住。
不知如何回答。
一直以来,一直都在盼着。
盼着雨夜。
盼着李振洋带他回去。
但现在。
灵超却不知道。










我真的很想回去吗?



















“对不起,我又问这种愚蠢的问题。”
“没关系....再见?”
“嗯。”


灵超跨进荆棘的另一头,荆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布满了整个墙壁。
仿佛没人来过一样。







李振洋有好多话没告诉灵超。


比如。
等你回去的时候,活着的人是不会有这里的记忆的,
所以。


“我没跟你说再见。”


李振洋的手压在荆棘之上,之后叹了一口气,回去了。






重新打开这道门的代价,是耗自己20年的阳寿。
李振洋真的有好多话都没有跟他讲。
他也不敢讲。
他怕说出来之后。
他愧疚。







李振洋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。
这里曾经是两个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喵——”




猫.........?



“你说这孩子也真是的,居然为了救猫被车给撞了..”
“可不是吗。”
“这撞的也真是不轻,浑身都是血啊。”
“有人叫救护车吗?”
“已经叫了。”



“这雨天路滑,要不是刹车踩的早点,还不得...”


“轰隆-------”


冰凉的雨水冲刷着地上的血液,浑身湿透的猫围绕在灵超身边不安的绕来绕去,仿佛知道他是为了保护它才被撞伤。
灵超睁不开自己的双眼。
刚刚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。



灵超刚从学校出来准备回家。
记得在过马路的时候,看到一只小猫停留在马路中央,迈出一只爪子,却迟迟不敢走过去。
被困在了马路中央。


那时绿灯已经亮了。


灵超跑了过去。


以为可以安心的抱着小猫过了马路。


却遇上一辆因为路滑刹车失灵的轿车。









刺耳的轮胎摩擦声。
头痛欲裂。



再有意识时候。
身边都是嘈杂的声音。
过了一会儿,他知道自己被抬起来。
再然后,能闻到消毒水的气味。
随后是滴滴的声音。




再睁开眼的时候。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一片。


父母抱着他泣不成声,告诉他以后要多加小心。




可灵超总觉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是不是忘了什么?














似乎。



是一个。
很重要。






很重要的事情。











出院之后,那只猫就正式成为了他的家庭成员了。
和别的猫不一样,它很乖,甚至可以带出去,不会乱跑,只会跟着你走。



灵超领着猫去附近的宠物店买猫粮,推开门的时候,才发现外面下了雨。
“天气预报也没有雨啊。”灵超把兜帽扣在头上,把猫藏进自己的怀里,朝着外面跑了几步。
后来雨实在实在是太大了,灵超不怎么在意自己被淋湿,但是他害怕猫有事,于是带着猫走到一家已经关了门的小铺屋檐下躲雨。






一阵大风刮过。
下一秒,一个打着伞的男人站在灵超的面前。





灵超几乎没有任何陌生感的,朝着男人走近几步,把遮着男人脸的伞推开。
眼前的脸无比熟悉。
可他不记得。








“我们........见过?”







“没见过。”








“那...你是谁?”灵超瞪大了眼睛,因为眼前这个男人,他真的觉得自己没见过,但他却又觉得,见过,而且,非常熟悉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我叫李振洋,我迷路了。”

嘴巴上的巨人
行动上的矮子

请调整心态,专业,敬业,好好工作,不要懈怠,更不要懒惰。

最脱力的可能就是你发现你的家人总是拖你后腿,你还不能怎么样。
真的非常讨厌了💔

没有上好的文字
也没有多么浮华的感觉
但就是从低渗出的一丝丝凉意
就无法抵抗,溃不成军。
发丝到指尖,蜷缩着叫嚣出微凉。
浮生如梦,一梦千年
樱花少年,你要好好的。






ONER🌾☁

评双生

有时候就是这样世界那麽大但就是没有我们一点点的立足之地,不过因为人伦,我们清楚的明白只要我们愿意分开,都能开出灿烂的花朵。但是只要不是你,即使开出耀眼星辰,也无法撼动我一丝一毫,所有的所有都不过是因为,陪我能共度余生的人不是你。我要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生活的酸甜苦辣咸都能与你分享,只能与你分享。如果不能,我大概理解了为何会有人孤独终老,因为我想就以此状态陪在你身边,哪怕朝朝暮暮不想见,只是几封消息知道你的消息,我也愿意。除了你,谁也不能将就与我。是你,只能是你,共度余生,朝暮黄昏都只能是你。

停水又停电
sos!!!!

停水又停电
这个夏天我要热炸了